大傳新鮮人

因為不會畫畫所以當寫手(笑)

【樓誠】打針


梗來自前陣子看到的新聞:孩子哭喊不要打針 爸爸勸200分鐘…媽媽開扁2秒收工


明誠明台還小的時候

一堆私設 所以OOC



-



天气渐渐转凉,明诚感冒了。那时的他身子还不是很好,一变天就开始咳嗽鼻塞打喷嚏,还发烧,讲话都翁声翁气,听得明镜心疼不已,命明楼今天请假,带阿诚去看医生。



明楼给明诚一件一件衣服套上去,里三件外三件,确认他够保暖后,才开车带去了医院。



儿科医生听明楼说的症状,建议打一针会好的比较快,原本乖乖坐在明楼腿上给医生看诊的明诚一听到要打针,不乐意了。他转身扑进明楼的怀里,不肯动。明楼知道,这是明诚极为少数在撒娇耍赖时会有的动作,他拍拍明诚的背,跟医生说道:「不好意思,小孩子怕打针,我先去旁边安抚他,待会再过来。」



医生让他们到旁边一间小小的诊疗室里。明楼抱着明诚坐下来,轻声问道:「阿诚,你是不是会害怕?」明诚没有动作,脸依旧在明楼怀里。 「不用怕,打针没什么好怕的。」明楼轻声细语,慢慢安抚,没有任何一点不耐烦。



「医生说了,要打针才会好得快,咱们勇敢一点。」

「大哥不会勉强你,大哥会等你,等你愿意打针我们再去。」

「大哥会在旁边陪你,不会离开。」

「等你做好心里准备,愿意打针了,我们再过去。」



就这样,明楼跟明诚说了好久好久,明诚才建立起勇​​气。打针时他一双眼睛让大哥用手遮住了,同时紧握着大哥另一只手,他们一起完成了一件大事。



打完针后,两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明楼替明诚揉着注射部位,笑着说:「阿诚,你今天表现的很好,大哥决定奖励你。」明诚看向明楼,刚才因为疼而饱含水分的眼睛因为惊喜看起来更是明亮。 「大哥带你去吃点心,不过不是今天,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去。还有,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让大姐还有明台知道,不然他们会骂大哥为什么不带他们去。」 「好,我不会说的,谢谢大哥。」明诚露出灿烂笑容。




过了几天,明镜叫明楼也带明台去医院,说是现在感冒盛行,去打个预防针也好。



明台一进医院就开始哭喊,恨不得让全医院的人都知道自己是被强迫来的。他在地上撒泼的时候,明诚跟明楼就站在一旁。明楼皱着眉,不发一语;明诚看了看大哥,又看一看躺在地上的明台,走上前去想把他拉起来。

「明台你起来,我跟大哥会陪着你的,你不要怕。」

「我不要!又不是你打针你当然不怕!」

「你快起来,大家都看着。」

「不要,除非不打针不然我不起来!」

「你打完针,我请大哥带我们去吃点心。」

「不要不要不要,我就是不要打针!」



明诚蹲在那儿劝了几句小少爷还是不听,站在一旁的明楼实在看不下去,走上前一把把明台扛到肩上,大步走向诊室,嘴里不忘训道:「我跟阿诚陪你耗一个早上了,你没完了是不是。一个男生怕什么打针,我告诉你今天必须打针,没得商量!」说完也到了诊室,明楼不管还在喊叫的明台,用力把他架住后请护理人员速战速决。晚了几步的明诚走到诊室时听到更高一阶的哭声就知道已经结束了。



过了一阵,趴在明楼身上的明台情绪渐渐稳定,明诚伸出手来替弟弟擦掉脸上的泪痕。 「阿诚哥…」「什么事?」「你刚刚是不是说大哥要带我们去吃点心?」听到这句话,明楼跟明诚相视而笑,明楼假装严肃,低声说: 「吃什么点心,闹了我们一早上了,没打你你就该偷笑了。」「我不管,我要吃点心,不然我跟大姐告状!」「嘿,你小子。拿大姐压我是不是?」


明诚看着两人斗嘴,自己在一旁笑了起来。


樓誠在臺灣同框紀念❤️


占tag抱歉 容我分享一下美好

【凌李】李熏然有話要說

內含些微譚趙


梗來自日本節目

一堆私設,所以OOC


-

高二的李熏然理理衣服,确定衣服没有皱褶后,站上了学校顶楼设置的「舞台」。



现在是朝会,楼下黑压压一片,大家都仰着头,看顶楼上全校公认高二校草的李熏然要说什么。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清清喉咙,开始对全校喊。

「我们学校,有一位最帅气的凌老师!」



此话一出,楼下的学生纷纷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凌远。突然受到瞩目的凌远愣了一下,不知道小家伙要做什么。




某高三班的校草赵启平已经笑出声了。



「凌老师,被大家认为,长得很帅,却很不容易亲近,平常都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很生气!」李熏然喘了口气,用更大声的声音继续喊。 「实际上,凌老师是一位很温柔的人!被学生们叫做扑克脸,是个学生看到会很紧张的老师!回家以后,就完全换了个人!对我说话温柔至极!」



凌远身边的同学们已经笑疯了,转身去问凌老师是真的假的,凌远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某高三班的校草赵启平已经笑弯腰了。



这时李熏然有模有样地模仿起平常凌远对他说话的模样。 「然然,该起了,不然一会儿得迟到了,乖~起床了~」



凌远低下了头,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身边疯狂起哄的同学了。



「凌远老师,我都叫他老凌。我要在这里大声宣布,我很喜欢你!我想问你,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里,凌远也不低头了,他抬起头,看着远方的李熏然,大喊一句。





「我爱你!」






某高三班的校草赵启平突然笑不出来了。





-

「然然,你是故意在上面这样说,让我威严尽失是吧?」

「才不是,我是因为希望你在学校,也喊我然然啊~」



-

「老谭,改天你也来学校一趟吧。」

「怎么,学校要新的赞助?」

「不是,只是被秀恩爱了,必须扳回来!」

【多cp】 寶寶爬行大賽

樓誠、凌李、譚趙、庄季、杜方

凱臉寶寶,東臉大人,年齡有改,OOC,各種配角出現

從4/4兒童節寫到6/1兒童節 實在很會拖╮(╯▽╰)╭

祝靳四歲和凱寶寶六一快樂~~


-


「第N届宝宝爬行大赛即将开始,这次总共五组参赛者,每组的宝宝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就让我们看看哪一位宝宝是我们的冠军!」


第一道,凌李

李局长和李夫人搂着李熏然在起点,凌远则是待在终点处。李熏然其实才刚会爬一个星期,姿势不太标准,像是整个人贴在地上用滑的。

比赛开始后,李局长看着儿子的小短腿在后面蹬啊蹬,慢慢地滑向终点,忍不住喊声:「然然,手也要动,手!」李熏然滑到一半,听到爸爸在喊自己,翻过身坐起来,望着李局长,一脸问号。
李夫人打了几下李局长,责怪说你也真是的,然然才刚会爬没多久怎么可能懂啊!接着蹲下来对不远处的李熏然说:「然然,你看对面,远哥哥在那里等你呢!」凌远这时刚好也对李熏然喊:「然然~哥哥在这里,你的手枪也在这里,快过来!」李熏然听到凌远的声音,转头对他灿笑,再一次翻身趴下,继续慢慢滑。

好不容易要接近终点了,凌远张开两手,对李熏然做出要抱抱的动作。 「然然,你好棒啊!」李熏然离终点就剩下一步的距离,他看凌远伸手,就这么爬起来坐在终点前方,傻笑着看向凌远。凌远没想到李熏然就这样停下来了,有些着急,「然然,再爬一下,再一点点就终点了!然然!」李熏然听不懂。他呀的一声张开手——平常只要张开手,凌远一定会来把自己抱起来——但是这次失效了,哥哥一直不过来,他不知道为什么?

「然然,快爬过来~然然~」凌远蹲在终点线后拼命跟李熏然招手,还拿着李熏然最喜欢的小手枪想吸引他过来,但李熏然只是坐在终点线前对凌远傻笑,直到时间结束。

「真是的,我的小傻瓜,就剩这么一步了也不爬过来。」凌远把李熏然抱起来,看着他玩小手枪,笑得无奈。



第二道,谭赵


安迪和谭宗明站在终点处,看着对面二十二楼的四位姑娘逗赵启平玩。 「平平已经会爬了吗?上次我看他时才刚会翻身不是吗?」自从有了赵启平,已经很少进公司的谭宗明更不愿意出门,把盛煊的大小事都交给了安迪,自己待在别墅里参与赵启平的成长之路,也害的安迪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赵启平了。 「他在家里天天爬上爬下的,为了他,家里全装地暖了。」谭宗明带着「吾家有儿初长成」的笑容,看向对面窝在樊胜美怀里的赵启平。

另一边,赵启平依旧是人见人爱的小平平。樊胜美抱着赵启平,邱莹莹和关雎尔站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逗赵启平。曲筱绡站在另一边,看两个想碰又不太敢碰的样子,笑道:「你们俩第一次见小孩啊?小孩又不会咬你。」邱莹莹反驳:「小孩不会咬我们,要咬只咬妳!」关雎尔在一旁说:「不​​是,只是觉得,他是谭总家的小孩,要万一让他怎么了,我们可赔不起。」樊胜美听完关关说的,笑了出来。 「关关,妳要这么说,我抱着他不是风险最大?妳看,平平想跟妳们玩呢。」赵启平两只小手晃呀晃的,脸上满是笑容,牙牙学语:「平平,要摸摸。」听到赵启平的小奶音,邱莹莹和关雎尔也不矜持了,一会儿捏捏平平的脸,一会儿拉拉平平的手,看的旁边曲筱绡也忍不住,伸手去捏捏平平的小耳朵。

比赛要开始了,三个人只得收回手,把赵启平放在起点上,「平平,谭总在前面哦,待会赶快爬过去找他。」樊胜美说完,比赛声音正好响起,四个姑娘赶紧让平平赶快爬。赵启平原先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抬起头时正好看到对面的谭宗明,立刻笑了起来,快速爬过去。他哒哒哒地爬的快,一下就到了终点线,虽然输给隔壁道的季白,但谭宗明不在乎。

他一把把赵启平抱起来,看着他的宝贝笑容满面,用小奶音对自己说:「平平,要亲亲。」谭宗明刻不容缓,对着赵启平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我的平平真棒,得了第二名呢!」「平平棒~」「对,我的平平最棒了!」



第三道,庄季


「陈绍聪,你把小孩抱好啦!」杨羽看陈绍聪动来动去,很怕他把庄恕家的小孩给摔了。

「妳不能怪我,是三儿一直乱动啊~哎呀,三儿你冷静点,别动别动…」陈绍聪很努力想把季白抱紧,但怎么样也办法阻止季白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 「他这叫蓄势待发,陈绍聪,把三儿放下去。」陆晨曦在旁边看不下去,要陈绍聪把季白放到起跑线上。季白一碰到地板,立刻想往前冲,被陆晨曦拦住了。 「祖宗,比赛还没开始呢,省省力气。」

季白没听懂,他眨眨大眼,一股脑地想往前爬,被陈绍聪抓回来,又继续爬,又抓回来,又继续爬,抓回来,继续爬,抓回,爬,抓,爬,抓爬抓爬抓爬…..

好几轮的反覆使得陈绍聪都没要没力了,他最后一次把季白抓回来后,转身让他看着自己。 「三儿,只是稍微离开一下老庄,没必要这么急,知道吗?」季白看了会陈绍聪,学舌道:「几道吗!」说罢又回头,准备往前爬。 「小祖宗啊,算我求你了,比赛还没开始呢!」

庄恕自己站在终点线,看着另一端季白惹得其他三个人手忙脚乱,笑得像馒头人。

小样儿,三儿在家里爬的有多快你们压根儿想像不到。

好不容易,比赛哨音响起,陈绍聪手一放,季白就飞也似的往前爬,跟隔壁道的赵启平旗鼓相当,庄恕在终点线拼命招手,「三儿,三儿快点!加油啊!」很快,季白以零点几秒赢了赵启平,夺得这场比赛的冠军!

「三儿,你真棒!」庄恕把季白抱起来,正想亲亲他的冠军宝宝时,季白以嫌弃的表情对着庄恕,伸着两只小手把他脸推开。

「不要!」季白留下学舌以来最标准的一句话后,从庄恕身上爬下来,又往起点爬去。

庄恕看着他家冠军宝宝丝毫不倦怠地爬过来又爬过去,依旧笑成馒头人。 「三儿说话变标准了呢。不愧是我家三儿,他还得到人生中第一座冠军呢!回家要好好亲亲他。」


第四道,杜方


杜见锋抱着方孟韦,在起点处坐下,嘴里念叨:「没事来这种活动做什么,现在流感这么严重,要万一孟韦被传染了,老子可跟你没完,方大头!」
终点处的方孟敖打了个喷嚏。

前几天方孟敖看到有宝宝爬行比赛的消息,便决定带孟韦来,不过一个人实在不方便,于是邀了杜见锋一起来。虽然他跟杜见锋是见面必吵架的组合,但没办法,谁让自家弟弟跟他最亲。方孟敖怎么样也没想明白为什么。

「孟韦,你会不会冷啊,我给你披件外套好不好?」杜见锋一边说一边翻旁边的包包,打算拿方孟韦的外套出来。方孟韦在杜见锋腿上摇摇晃晃,,「哎呀你别动,要摔了怎么办。」感觉到小孩要掉下去,杜见锋连忙停手,让方孟韦坐安稳了才又继续掏包包。

「哥哥…」方孟韦没见过这么多人的场合,他有点怕,抓着杜见锋的衣摆不肯松手。但是杜见锋没发现方孟韦的害怕,他给小孩儿穿上外套后,比赛便要开始了。

「孟韦,加油,直直的爬去找你的大头哥哥就行了。」哨音响起,杜见锋把方孟韦往起点一放,指着前方说道。方孟韦顺着手势看过去,虽然看到了方孟敖,但是周遭的吵闹声让他感到害怕,傻坐在原地动也不动。杜见锋以为方孟韦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又从包包里掏出方孟韦最爱的玩具,往前奋力一丢,「孟韦,快去,你的玩具在前面,你快爬。 」

方孟韦看到自己的玩具被另一个大头哥哥给丢出去,顿时眼眶通红,一大滴眼泪就这么滴了下来。他一边哭,一边回头看向杜见锋。这下可把杜见锋吓坏了,他不管比赛规则,把方孟韦一把抱起就拍着背安慰。 「孟韦,你别哭,是老子的错,老子不该把你的玩具给丢出去,我跟你道歉,你别哭了,你哭老子可心疼了。」对面的方孟敖看到自家弟弟突然哭也吓了一跳,赶紧回到起点,跟杜见锋一起安慰孟韦。

比赛结束,方孟韦趴在杜见锋的肩上睡着了,眼睫毛上还留有一些眼泪。杜见锋轻拍着方孟韦的背,思考了好一阵子。

「方毛,我突然发现,孟韦一哭我就舍不得,你说,老子这是怎么了?」




第五道,楼诚


明镜抱着明诚,阿香站在一旁提着明镜准备的宝宝必需品。 「阿诚呀,待会你就往明楼跟明台那里爬过去,知道吗?」明镜对明诚轻轻叨念着,明诚看看对他加油打气的大姐,又转头看了看大姐的身边,没看到他最爱的大哥。他觉得有些奇怪,小小声的对明镜说:「哥哥,不见了。」明镜笑笑,「你大哥在对面呢,待会就往那里爬,要加油,大姐知道你可以的!」

比赛开始,明镜把明诚放下来,明诚往前爬了几步,又开始张望,寻找明楼的身影。终点线上只有明台,他正拼命地喊着明诚:「快!快爬过来,你最帅的台哥哥在这里!快过来!」不过明诚并没有听见号称最帅的哥哥那快喊破喉咙的喊声,他试着在茫茫人海中,找那个会让他安心的身影。

明楼方才遇到熟人,晚了几分钟才到终点线,他看到几乎停在起点的明诚,知道他找不到自己心里正慌着。明楼阻止明台的吼叫,朝着明诚的方向不大不小的音量喊了声「阿诚」,明诚立刻转过来,看到明楼时,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一步一步的爬过来。明楼蹲下来,张大双手迎接他的宝贝,等明诚爬过终点第一时间把他抱起来,「对不起啊阿诚,大哥刚刚有事耽搁了。」明楼亲亲明诚的脸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明诚窝在大哥的怀里,特别的安心。

「大哥,我在终点喊了这么久,阿诚都没听到,怎么你一喊他就听见了。」
赛后,明台一脸的不服气,伸手轻轻捏着明诚的脸颊,明明他才是最帅的哥哥。

明楼拍掉明台的手,「阿诚不是听到我的声音。」明楼微笑看着明诚,「我们是心有灵犀。」此时明诚抬头看向明楼,一脸幸福的笑容。对明楼来说,赢不赢不是重点,至少在这场比赛,他知道了一件事。


他是明诚最重要的人,正如同明诚是他最重要的人一样。



-


别场比赛

「哎呀,第三跑道的小飞流,用飞的是违规的!」

【多cp】 樓誠棒球隊

樓誠、凌李、譚趙、杜方、庄季(還有誤闖的小明
各cp戲份不一

棒球員AU
一堆私設 所以OOC

盡量避免專業術語了
希望大家能看懂


-


「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楼诚兄弟队的先发阵容。
首先第一棒开路先锋捕手明诚。
二棒三垒手杜见峰。
中心棒次三棒一垒手方孟韦。
四棒中外野手季白。
五棒右外野手赵启平。
六棒左外野手李熏然。
七棒指定打击谭宗明。
八棒游击手庄恕。
九棒二垒手明台。」



1.
明诚慢悠悠地走到打击区,跟主审招呼后,对着对方的当家捕手梁仲春,邪气一笑。


看的梁仲春浑身一抖。


上次比赛明诚也是对他这样笑,赛后明诚对他说:「需不需要我教你如何更有效的引导投手?不用多,三根黄鱼就好。」


说完又是一笑。 「友情价。」




对方的先发投手是难得一见的女投手汪曼春。


想当初,一个漂亮姑娘会跟着打棒球,甚至当投手,全是为了师哥,也就是今天楼诚兄弟队的先发投手明楼,就只为了能跟师哥门当户对。


然而最后,她成了明楼明诚的感情见证者,只要看到明诚请求暂停后上投手丘跟明楼说话时却被亲了一下的画面,汪曼春就难过…



此后,汪曼春化悲愤为力量,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女投手。




2.
打击再一次轮到第二棒的杜见峰。


「轮老子了!老子无论如何都要上垒,再让孟韦送我回来得分!」杜见峰一边大声嚷嚷一边走上打击区。面对汪曼春投来的球,都是猛力挥棒。


「一好球!两好球!三好球!三振出局!」


杜见峰握着球棒,对接下来要打击的方孟韦大喊:「孟韦,对不起!我没有上垒!下次打席老子一定会上垒的!」


教练:? ? ?不应该是跟我说的吗?


方孟韦看似面无表情,但杜见峰知道方孟韦的嘴角上扬了几个角度。


「下次看准球再打,乱挥没用。」
「好的,媳妇儿!」
「谁是你媳妇!」


3.
明董事长带着阿香来到球场,阿香手上拿着明家三兄弟的应援看板,大大的明台字样旁边趴着小小的明楼明诚。


「阿香,轮到明台了吗?」明镜不是很懂棒球,搞不清现在轮到谁了。

「我看看…大小姐,现在正好攻守交换,轮我们守备,大少爷要上场投球,阿诚哥接球,小少爷在二垒那边。」


「这样啊~」明镜直接望向二垒。 「明台!加油呀!」



明楼和明诚一起从休息区出来。两人对看一眼,同时露出一抹微笑。


小少爷明台不耐烦了。

你俩别每次上场都先对看个三十秒行吗?打者都上场了!




4.
这局第一个打者是赵启平,他靠着优异的缠斗能力,让汪曼春投了十几球,可惜最后赵启平击出滚地球,刺杀一垒出局。

下一棒的李熏然,等着赵启平过来告诉他汪曼春的球路该怎么破。只见赵启平慢慢地走向自己。


「赵平平,如何?找到破解的办法…平平?喂!」李熏然眼睁睁的看着赵启平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接着黏到下一棒谭宗明的身上。


「老谭,你抓她的直球打,球速变慢了。」
「嗯,是平平消耗了她的体力,你真棒。」
两人说话间就抱着亲了好几下,也不顾两人都一身汗。



李熏然摇摇头,见色忘友啊赵启平!



身为全队唯一的单身狗明台想哭:教练,我想戴墨镜~





5.
汪曼春正如赵启平所说,她的体力下滑不少,球威没有一开赛时强劲。李熏然和谭宗明,抓到汪曼春的直球,接连安打,攻占一二垒。打击轮到庄恕。

庄恕拿止滑喷雾喷了喷球棒,准备上场。季白从休息室跑出来。 「老庄。」季白凑到庄恕耳边小声说:「抓第一球,她会投滑球。」庄恕点点头,走上打击区。

锵!小白球强劲的穿过二游之间的防线,一路滚到外野。李熏然脚程飞快地跑回本垒得到第一分。后头的谭宗明,提着一口气,努力的连跑三个垒包,得下第二分!庄恕则停在二垒,对着休息区的季白笑。


「三哥,你跟庄恕哥说什么啊?突然就破解汪曼春了。」赵启平一边笑跑得气喘吁吁的老谭一边问季白。


「随口说说,没想到真的猜对了。」季白看了看二垒上一直对自己笑的庄恕。


「笑得真蠢。」




6.
76号队终于攻占上二垒,跑者藤田芳正,打算偷看对方投捕搭档的暗号。回休息区时可以跟队友们说说。
明诚打暗号的动作很小,藤田站在二垒会被明楼彻底挡住视线,只得离垒远一些,正打算看的仔细时,明楼一个回身,藤田反应不及被牵制出局。


藤田回休息区时忿忿不平,「他们暗号看不清楚。」


梁仲春在一旁点头,「嗯,投手会挡住。」


「你俩傻吗?」汪曼春听不下去,指着场上那两个人,恨恨地说:「你们什么时候看到阿诚用手比暗号了!他们用的是脑波!我们都连不上的脑波!懂吗?」



汪曼春说完转身就走,留下傻住的藤田和一脸明了的梁仲春。



「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新颖,够别致。」梁仲春悠悠地说






7.
李熏然有点想不通,身为楼诚兄弟队的当家外野手三帅之一,怎么球迷的应援看板写的内容差这么多。

看看中外野后方


「季白 全垒打」
「三哥 球打这里」
「三哥 记得擦防晒」
「季三哥 最强的黑豹」
「季白 我爱你」



再瞧瞧右外野


「平平 一球击命」
「后启之秀 一棒追平」
「嗲赵 教我打棒球」
「长老 等你撩我」
「飞过大墙 赵启平」



最后再看看左外野


「李熏然球来就打」
「熏然全队最可爱不服憋着」
「然然轰一发 麻辣小龙虾」
「番茄炒蛋了解一下?」
「我有狮子头 然然跟我走」


为什么会差这么多?李熏然扒扒卷毛,想不通。


看了还好饿。


8.
防护员凌远隐约知道为什么,看看休息室里满满一桌的食物,凌远一边想着球队惊人的伙食费,一边从保温袋里拿出特地为李熏然准备的宵夜。

自己做的。
熏然爱吃。

東凱一家(搶手)

勿扰真人,感謝


私设 靳东和王凯有一个儿子

全名靳凯宁 小名小宁

喊靳东爸爸 叫王凯爹地

还有其他一大堆私设 所以OOC


一個小段子,梗來自於昨天偶然看到的影片

字面上意義的搶手XD


-


一个晚上,东凯一家吃完饭,王凯微躺在沙发上,右手环过小孩抱着,两眼直盯电视上的程皓耍嘴皮子,小孩也在旁边煞有其事的看电视。


靳东洗了碗,手擦干后回到客厅,看到爹俩窝在沙发上,笑了一下,走去小孩旁边坐下,顺势握住王凯放在小孩前面的手。


只见小孩低头,看着两个爸爸十指紧扣的手,皱皱眉头,又转头看了看靳东,后者也看了看小孩,不明白小孩想表达什么。 


「宝贝,怎么了?」靳东开口问。小孩没说话,低下头来,把靳东和王凯的手拉开,自己再握着王凯,还把王凯的手拉进怀里抱着,充分表达了「爹地的手是我的! 」


靳东看完这一切,想闹闹儿子,便伸出手想要把王凯的手抢回来,小孩一看就急了,小手在靳东的手臂上拍拍拍。 「呀!不行不行~不行~」


王凯正看着程皓从粉包里抱出狗狗,但那手法实在不忍直视,转头正要开口,却看到大的那个一脸正经地对小的那个说「他是我的」,小的那个则是急得脸都红了一直嚷着不行不行!看得王凯实在无奈。


又跟儿子争!


「行了。」看两人拉拉扯扯一段时间不见停,王凯直接从小孩怀里抽出手,看小孩一副快哭的样子,赶忙搂过小孩拍拍他,同时念了靳东几句。 「哥你真是的,又和小宁闹,到时候他哭个不停你怪不得别人!」


靳东不以为意,直接靠过去王凯身边在他脸上亲一口,说道:「你刚才没看到,这小家伙强行把我的手跟你的分开,还占为己有。」靳四岁边说边看向儿子,「我当然吃醋了!」小孩嘟起嘴,对着自家爸爸哼了一声,整个人趴到王凯怀里去了。

「嘿~你以为只有你可以吗?」
「哥!你不要….啊盒盒盒盒谁偷搔我痒!盒盒盒~」


闹了一阵后,王凯担任仲裁者,三个人达成共识:小孩牵王凯的右手,王凯搂着小孩,而靳东抱着王凯。

三个人坐在一起,温馨还公平。 




「脑残狗盒盒盒盒盒~」

靳东侧头看王凯笑出褶子,忍不住想上前亲一亲,就在靳东凑上去的时候,一只小手挡住了王凯的脸。


「不行!」小孩一脸正经地说:「他是我的。」靳东好像看到了自己。


看小孩来这一招,靳东也不恼,他站起身,从王凯身边抱走小孩后,直接往卧房走去,「小孩子该睡觉了,小宁你想睡觉了对吧,爸爸带你回房间哦~」



等你睡了,就没人跟我争你爹地了!

東凱一家(幼稚園)

勿扰真人,感謝


私设 靳东和王凯有一个儿子

全名靳凯宁 小名小宁

喊靳东爸爸 叫王凯爹地

还有其他一大堆私设 所以OOC



今天上微博後的小腦洞

升大學後的第一篇文

期末報告就先放一邊吧 反正期限到星期日



今天,是东凯家的重要日子:两人的宝贝儿子要上幼稚园了。

 

昨天晚上两个爸爸都比儿子还紧张,一个满屋子转替儿子准备该用的文具,一个在儿子旁边叨叨。

 

「宝贝,明天去学校要乖乖听老师的话知道吗?」王凯搂着正在玩积木的儿子碎念。 「还有啊,跟同学要好好相处,不可以吵架,玩具要分别人玩,不能小气。」小孩正专心玩积木,压根儿没在听他爹地的话。


靳东拿着小书包做最后确认,铅笔、画画本、便当盒...确认完后把小书包放到门口,走到王凯和小孩身边坐下。

 

「小宁,明天去上课会不会想爸爸?」靳东把儿子转过来问。

小孩抬头,看不出两个爸爸的担忧,笑得灿烂:「不会~」「真的不会?」「真的~」「那明天小宁不会在学校哭着找爸爸对不对?」「对~」小孩又转回身子,继续他的积木城堡。


王凯无奈地对靳东说:「这就是所谓的儿大不中留吗?」

靳东伸手揉揉儿子的头发:「他要是说真的那倒好了,他现在还没搞清楚明天要做什么,等他明白了,还不吵着不去上学。」

王凯想了想,说:「哥,不然明天小宁进学校后,咱们躲到一边看?」

靳东点点头,冷静地说:「早就决定好要这么做了。」

 


…哥你果然是儿控。


 

于是,隔天幼稚园的墙边,一群婆婆妈妈之中,有两个大男人,努力压低自己的身子,偷看着教室里头的宝贝儿子。小孩跟着老师一起跳舞,看起来很开心。靳东和王凯很满意,跟旁边几个正在嚎啕大哭的小豆丁比起来,咱们儿子是最棒的!

 

然而两人还在心里给小孩按赞打call的时候,小孩不知道怎么了,原本还开开心心的跳舞,突然脸色一变,也开始大哭,边哭边喊:「爹地~我要找爹地~」

 

被小孩嚷着要找的人还在墙边偷看,突然看到这一幕,王凯赶紧转身,不忍再看下去,再看下去他怕自己受不了直接冲进去抱走儿子。而旁边的靳东,先是在心里腹诽儿子「还真是不会想爸爸,感情只想你爹地了」后才转身,搂过王凯,亲亲他的脸颊:「凯,这是必经之路。」

 

王凯没照靳东的剧本,圆圆的眼睛含着泪,小小声地说我知道只是我舍不得。他推开靳东,「那么多人呢,也不怕被笑。」靳东听了,环顾了四周,笑成了馒头人,直接亲上了王凯嘴唇。 「没事,他们现在只在乎他们的孩子呢,看不见咱们。」



「凯,小宁去上学了,以后家里剩咱们了。」

 「哥,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开心。」

 「因为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是你最近不接戏的原因?」

 「在你新戏开机前,有好多时间呢。」(馒头人微笑式灿烂)

 

 

 

到了放学时间,靳东跟王凯准时出现在幼稚园门口,小孩看到两个爸爸,立刻撒着小短腿跑过去,王凯一把把小孩抱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好几下。 「宝贝,今天有没有因为想爹地而哭啊~」王凯明知故问,想看看小孩的反应。 「迷有~」「真没有?」「迷有~」小孩捏捏手指,直接趴在王凯肩上,拒绝再回答。王凯和靳东看小孩的反应,对视而笑。

 

 

 

「走吧~庆祝咱们家小宁第一天上课,爸爸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小孩听到要吃好吃的,立刻抬起头来:「吃薯条!」「好~今天听你的!」靳东也凑上去亲了亲小孩,宠溺的笑着。

 

 

当然,隔天小孩哭着不去上课的事那都是后话了。

 


東凱一家(聖誕節)

勿扰真人,感謝

私设 靳东和王凯有一个三岁的儿子
全名靳凯宁 小名小宁
喊靳东爸爸 叫王凯爹地
还有其他一大堆私设 所以OOC

东凯一家其实有正文 主要是描述东凯和小孩的温馨互动,rps相对少

只是只剩二十几天我就上考场了,上课一直写文真的很糟糕(笑)
所以可能等我考上大学再考虑要不要放(没什么人看的话实在很羞耻啊)

最后 祝大家圣诞快乐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接近年底,街上处处可听见圣诞歌曲,各个店家纷纷摆出各式各样的圣诞树,圣诞节的气氛是越来越浓厚。


今年圣诞节对于东凯一家来说,算是第一次真正过节。以往靳东和王凯总是忙着工作,到后来有了孩子,也只能把小孩一起带到剧组,在剧组过节。兴许是心疼小孩的缘故,今年王凯说什么也要给小孩一个难忘的回忆。他特地推了工作,缜密的规划了庆祝行程:

第一步,先推掉东哥圣诞节当天的工作。
第二步,圣诞节当天,让靳东以「买菜」之名义带小孩出门,回来时顺道买个蛋糕。
第三步,趁两人出门的时间,王凯布置家里,再换上圣诞老人的服装,等小孩回来,给他一个大惊喜!

靳东忘不了他弟在告诉他的安排时,大大的眼睛充满了兴奋的光芒。

「大孩子带小孩子玩呢!」靳东想。


于是圣诞节当天,靳东按照王凯的安排,准备带着小孩出门。小孩被自家爹地一层一层的套上衣服,又穿了件羽绒外套,小小的身体被衣服裹的圆圆的,远看就好像一颗球一样。小孩和靳东手牵手,站在门口有些吃力的举起手跟王凯说再见。王凯送走了两人,挽起袖子准备开始布置。


去卖场的路上,小孩乖乖地牵着靳东的手走,听到圣诞歌还会小小声的跟着唱。靳东时不时低头看一下小孩,脸上全是宠溺的微笑。卖场离家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

一进去,就看见一群孩子围着两位店员哥哥讨糖吃,两位哥哥身穿红衣头戴圣诞帽,在在显示是卖场特地派出来给孩子发糖的。
靳东见状,便牵着小孩走上前。小孩怕生,总有些畏畏缩缩。店员哥哥看到两人,先对靳东点头致意,再从袋子里拿了两颗糖果,蹲下来递给小孩,露出好看的微笑:「圣诞快乐。」
小孩看到糖,怕生而产生的紧张感一扫而空,立刻笑开了花。小孩握着糖果,向工读生微微鞠躬:「谢谢哥哥。」
小孩有礼貌的举动让靳东很欣慰,拆了糖果就放到小孩嘴里。嘴里传来甜滋滋的味道让小孩笑得更灿烂了。


此时王凯在家正忙着,他站上椅子,把一条一条的圣诞彩带贴上了天花板。从储藏室里拿出了小型圣诞树,挂上灯泡、吊饰,以及最顶端亮得十分显眼的星星。又在下方放了几盒礼物,里面其中一盒是王凯和靳东一起买的,其他则是几位合作过的演员要送给小孩的礼物。王凯望着这几盒礼物,在内心感慨着自家小孩真是受宠,不愧是我王凯的儿子盒盒盒盒盒~

「好,接下来,该我变身了。」


买完菜,靳东牵着小孩来到一家蛋糕店。靳东和王凯不怎么吃甜食,但孩子总是喜欢吃甜的,所以两人偶尔会到家附近的蛋糕店里买几个蛋糕给小孩。进了门,一股甜味立刻扑鼻而来,让靳东觉得有些腻。小孩则是很兴奋,跑到展示柜前对着琳琅满目的蛋糕「哇~」了好大一声。

「您好,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店员微笑着说。
「让我儿子看一下。」靳东也回了一个微笑。「好的。」

靳东蹲下来,把小孩搂到身边。「宝贝,你想选哪个?」「嗯~」小孩犹豫了好一段时间,最后指向一个装饰着麋鹿的巧克力蛋糕。「小宁想吃巧克力的。」靳东顺着小孩手指的方向看去。

嗯,两只麋鹿中间还有只小麋鹿,这种一家三口的温馨感很得靳东的心。

「好,就选巧克力蛋糕。」「谢谢爸爸~」小孩开心的抱着靳东,靳东笑着在小孩脸颊上亲了一下,才站起身让店员打包蛋糕。


「叮!」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王凯偏头看一眼,「刚买完蛋糕,要回去了。」王凯看完他哥的「进度报告」,目光又放回镜子上,整理整理长到几近肚子的大白胡子。
一切准备就绪了。王凯对着镜子,学着圣诞老人

「HoHoHo~盒盒盒盒我学的蛮像的嘛~」


很快王凯就听见门外头有声响,他站在离门口五步的距离,为了让小孩待会可以跑过来抱住圣诞老人。

靳东一手提蛋糕一手提菜,快到家门时对小孩说:「小宁,爸爸没有手了,你去开门。」小孩得令,跑到门前,颠着脚把门把扭开,一开门…


「HoHoHo!Merry Christmas!」

王凯用精湛的演技,加上好听的低音炮,完美呈现了圣诞老人这个角色。王凯张着手臂,垂在肚子前的大白胡子被风吹的微微摇动。王凯在等小孩,等着小孩照着自己的剧本,一边「哇~」的大叫一边冲到自己的怀里。

只见小孩嘴巴越张越大



「呜哇~爸爸,有妖怪!!!」

小孩大声哭喊,回头就往靳东跑去,拉着靳东的衣摆嚎啕大哭!



「妖怪?说我吗?」王凯想。

「得,惊喜变惊吓了。」靳东想。


王凯用了两秒理解现在的情况,一把扯掉帽子胡子,扔到一边就跑出去,蹲在小孩身旁。 「小宁?宝贝,是我啊,我是爹地,你抬头看看好不好?」小孩这时哪还听的进王凯说的话,一个劲的哭着,哭急了还一连咳了好几声。
靳东把手中的东西递给王凯,一把抱起小孩,手在小孩背上一拍一拍的安慰着。一边往家里走一边对小孩说:「没事没事,哪有什么妖怪?我只看到你爹地而已啊。」
而跟在后面的王凯很急,他压根没想到自己会吓到小孩。


靳东抱着小孩坐在沙发上,小孩好不容易不哭了,但他把头埋在靳东的怀里不肯起来。

「儿子啊,这样会闷坏的。」靳东推了推小孩的身子,没用。

「真的没有妖怪,你抬头看看?」靳东感觉到小孩在自己怀里摇了摇头。

王凯把地上的帽子胡子捡起来放回储藏室后,坐到两人旁边。靳东看王凯自责的眼神有点心疼,他当然不怪王凯吓到小孩,他知道,王凯为了这事忙了多久,就是为了想看到小孩的笑容。他们谁都没想到,小孩会被吓成这样。

「宝贝,你爹地去看过了,真的没有妖怪,不信你问爹地,嗯?」靳东低声的在小孩耳边说,小孩这时才慢慢地把头抬起来,看向王凯。王凯张着手,对小孩说:「小宁,没有了,妖怪爹地赶走了,你给爹地抱抱好不好?」小孩轻点一下头,乖乖地让王凯抱起自己。

王凯抱着小孩又安慰了几句,小孩抬起头眨着眼睛,眼角还有没干的眼泪,「爹地,妖怪真的不见了吗?」「嗯,爹地赶跑了,小宁不怕了,好吗?」「好~」小孩这时才放下心来。

靳东看小孩没事了,点了点小孩的鼻子,笑:「男孩子还这么胆小,以后怎么保护女生呢?」王凯也是无奈看着小孩笑。

小孩不懂两个爸爸在笑什么,他嘟嘟嘴:「爹地,我肚子饿了。」说完肚子还适时的「咕噜咕噜」响了好几声。

「...哈哈哈哈~」
「...盒盒盒盒盒~」
靳东和王凯被小吃货逗笑了,刚才还让小孩吓得哭鼻子的妖怪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好,咱们家的圣诞派对,马上就开始!」靳东宣布。王凯和小孩同时「耶~」了好大一声。小孩趁机问王凯:「爹地,现在就可以吃蛋糕了吗?」王凯正要答应,却被靳东抢先拒绝了:「不行,先吃完饭才能吃蛋糕。」「哦...」小孩有些失落的低下头。王凯立刻说:「那小宁先跟爹地去拆礼物好不好啊?」「礼物?」「爹地跟爸爸,还有其他的哥哥姐姐,好多人都送小宁礼物呢,小宁要现在拆礼物吗?」「要!谢谢爹地,谢谢爸爸,谢谢哥哥姐姐~」小孩听到礼物立刻来了精神,笑得灿烂,可爱模样惹得王凯靳东一人一边在小孩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一下。

靳东在厨房里,为家里两个孩子准备圣诞大餐,而王凯和小孩坐在圣诞树旁边,一个一个的拆礼物,两人一模一样的盒盒盒笑声传到厨房,听得靳东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跟着笑了起来。

圣诞节,温馨而幸福的节日。一家人聚在一起,无论做了什么事,都能留下最深刻的美好回忆。

晚上小孩睡了以后,靳东和王凯坐在二楼的小客厅里讨论,小孩会被吓到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怕生,这是小孩的一直以来的问题,家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小孩肯定吓了一跳。二则可能是那一大团白胡子,因为小孩在卖场时看到穿红衣戴圣诞帽的人并没有被吓到,所以极有可能是因为大胡子吓哭小孩,还喊着「妖怪」 。

王凯从储藏室里再拿出那团胡子,有些无奈。 「哥,我还特地找了最逼真的假胡子呢,怎么这么不讨小宁喜欢啊?」「就是太逼真了,才会吓到他。」靳东喝了口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十分沮丧的王凯,安慰道:「小宁还太小了,明年你再扮一次,他也许就不会怕了。」「明年换哥扮好了,肯定比我还像,盒盒盒盒盒~」王凯看了眼靳东,毫无形象的笑着,靳东眯起眼看王凯,脸上却是标准的一字笑。 「你小子,我看我把这团胡子黏在你房门上,让小宁不再进你房间好了!」「别别别,哥我开玩笑的,我回房背剧本去了,哥晚安。」王凯赔着笑,挪步到自己房间门口。
「等等。」靳东叫住他,起身从自己房间拿了一个礼物盒。

「小孩儿,圣诞快乐。」靳东笑,笑得宠溺。

王凯很惊喜,他没想到靳东会给自己准备礼物,他上前抱住靳东,不忘亲了几下。「圣诞快乐,谢谢哥。有你最好了!」


今年圣诞,对于东凯家,真的有个忘不了的美好回忆。

吵架(現代AU)

第一次写文,恐怕会OOC
我也不知道那時有沒有布丁,就定是現代AU吧(笑)
现在暂定是剧本版,之后应该会有长文的,只要我上课有写的话(笑)

注意:( )内的皆是动作,没有( )的就是台词
排版有些乱请见谅






~明公馆 客厅~

台:大哥欺负人! (指着明楼大吼)

楼:对你只是刚好而已。 (坐在沙发上,平静的看着明台) 


台:大哥你太不讲理了!

楼: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

诚:(开门进来,发现两人吵架,微微皱眉。)

台:等大姐回来了,我要告诉大姐!

楼:你敢? (站起身)

台:哼。 (扭头)


香:(提了一袋水果进门)

诚:(拦下阿香,顺手从袋子里拿颗苹果)

香:(惊讶)阿诚哥,这苹果还没……

诚:(摆摆手,示意阿香去厨房)

香:(默默的走向厨房)

诚:(用衣服擦擦苹果,咬了一口,继续看两人吵架)


台:我要告诉大姐,你不但欺负我,还打我!

楼:反了你了! (扬手作势要打明台)

台:(本能的低头躲开,顿了一下,又抬起头对着明楼)你打吧!你打了我,我也不算是欺骗大姐了!

楼:你…(放下手)

诚:(摇摇头,苹果往后一丢,走向两人​​)有话好好说嘛,吵得这么大声,外头都听到了,不嫌丢人啊!

楼、台:(怒瞪对方)

诚:(看了一下明楼,转向明台) 小少爷,发生什么事了?发这么大脾气。

台:阿诚哥你评评理,大哥偷吃了我的布丁被我发现,我问他却不承认,还威胁我说下次拉丁文考试如果不及格要揍我!还讲不讲道理了!

诚:(听完小少爷的话,无言的看向明楼)

楼:(回看明诚,没否认)

诚:大哥,您就买一个布丁给他不就成了,至于吵成这样嘛。

楼:小孩子吃这么多甜食不好。

台:大哥你这么胖,吃甜食更不好!

楼: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欲冲向明台)

诚:(拦住明楼,转向明台)小祖宗,我替大哥买一个布丁给你吧,再吵下去,闹到大姐那,指不定你也得挨骂。

台:大姐才不会骂我呢,她舍不得!

诚:大姐要是知道你这次拉丁文又不及格她真的不会生气? (挑眉)

台:嘿嘿阿诚哥,我上楼温书去,你可别告诉大姐啊。 (往楼梯走去,走几步停了下来,回头喊)阿诚哥,布丁要三个! (跑上楼) 


楼:吃这么多做什么?

台:我高兴!

楼:(手指阿诚)这就是大姐和你宠的,没规没矩。

诚:(微笑,伸手)

楼:做什么?

诚:向您请款啊,是您惹出来的事,难道是我付钱啊?

楼:不许买,吃这么多甜食是有害无益!

诚:(挑眉)大哥,别说我没提醒您,这要是小少爷给大姐告状,您…今晚恐怕得在小祠堂过了。

楼:你现在跟明台一样,拿大姐来压我了是吧!

诚:我这叫就事论事。

楼:(看了明诚一眼,掏出钱包,拿钱给明诚)只许买一个,我只吃他一个。

诚:(接过钱,对明楼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脸,转身往门外走去,大声说)明台!大哥要给咱们买一打的布丁当做赔偿,开心吧!

楼:嘿你小子!

诚:(坏笑,出门)



后续

阿诚真买了一打的布丁,明楼趁着大姐还没回家,命令两个弟弟必须吃完这十二个布丁后才准吃饭。

楼:喜欢吃布丁是吧,行!多吃点!

台:(打嗝)大哥太不讲理了!

诚:这明明是你俩在吵架,怎么我也倒霉了? (打开第五个布丁)



再后续

阿诚和明台拉肚子,明镜回来气得把明楼叫进小祠堂。明长官就这么在小祠堂待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