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傳新鮮人

因為不會畫畫所以當寫手(笑)

【多cp】 寶寶爬行大賽

樓誠、凌李、譚趙、庄季、杜方

凱臉寶寶,東臉大人,年齡有改,OOC,各種配角出現

從4/4兒童節寫到6/1兒童節 實在很會拖╮(╯▽╰)╭

祝靳四歲和凱寶寶六一快樂~~


-


「第N届宝宝爬行大赛即将开始,这次总共五组参赛者,每组的宝宝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就让我们看看哪一位宝宝是我们的冠军!」


第一道,凌李

李局长和李夫人搂着李熏然在起点,凌远则是待在终点处。李熏然其实才刚会爬一个星期,姿势不太标准,像是整个人贴在地上用滑的。

比赛开始后,李局长看着儿子的小短腿在后面蹬啊蹬,慢慢地滑向终点,忍不住喊声:「然然,手也要动,手!」李熏然滑到一半,听到爸爸在喊自己,翻过身坐起来,望着李局长,一脸问号。
李夫人打了几下李局长,责怪说你也真是的,然然才刚会爬没多久怎么可能懂啊!接着蹲下来对不远处的李熏然说:「然然,你看对面,远哥哥在那里等你呢!」凌远这时刚好也对李熏然喊:「然然~哥哥在这里,你的手枪也在这里,快过来!」李熏然听到凌远的声音,转头对他灿笑,再一次翻身趴下,继续慢慢滑。

好不容易要接近终点了,凌远张开两手,对李熏然做出要抱抱的动作。 「然然,你好棒啊!」李熏然离终点就剩下一步的距离,他看凌远伸手,就这么爬起来坐在终点前方,傻笑着看向凌远。凌远没想到李熏然就这样停下来了,有些着急,「然然,再爬一下,再一点点就终点了!然然!」李熏然听不懂。他呀的一声张开手——平常只要张开手,凌远一定会来把自己抱起来——但是这次失效了,哥哥一直不过来,他不知道为什么?

「然然,快爬过来~然然~」凌远蹲在终点线后拼命跟李熏然招手,还拿着李熏然最喜欢的小手枪想吸引他过来,但李熏然只是坐在终点线前对凌远傻笑,直到时间结束。

「真是的,我的小傻瓜,就剩这么一步了也不爬过来。」凌远把李熏然抱起来,看着他玩小手枪,笑得无奈。



第二道,谭赵


安迪和谭宗明站在终点处,看着对面二十二楼的四位姑娘逗赵启平玩。 「平平已经会爬了吗?上次我看他时才刚会翻身不是吗?」自从有了赵启平,已经很少进公司的谭宗明更不愿意出门,把盛煊的大小事都交给了安迪,自己待在别墅里参与赵启平的成长之路,也害的安迪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赵启平了。 「他在家里天天爬上爬下的,为了他,家里全装地暖了。」谭宗明带着「吾家有儿初长成」的笑容,看向对面窝在樊胜美怀里的赵启平。

另一边,赵启平依旧是人见人爱的小平平。樊胜美抱着赵启平,邱莹莹和关雎尔站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逗赵启平。曲筱绡站在另一边,看两个想碰又不太敢碰的样子,笑道:「你们俩第一次见小孩啊?小孩又不会咬你。」邱莹莹反驳:「小孩不会咬我们,要咬只咬妳!」关雎尔在一旁说:「不​​是,只是觉得,他是谭总家的小孩,要万一让他怎么了,我们可赔不起。」樊胜美听完关关说的,笑了出来。 「关关,妳要这么说,我抱着他不是风险最大?妳看,平平想跟妳们玩呢。」赵启平两只小手晃呀晃的,脸上满是笑容,牙牙学语:「平平,要摸摸。」听到赵启平的小奶音,邱莹莹和关雎尔也不矜持了,一会儿捏捏平平的脸,一会儿拉拉平平的手,看的旁边曲筱绡也忍不住,伸手去捏捏平平的小耳朵。

比赛要开始了,三个人只得收回手,把赵启平放在起点上,「平平,谭总在前面哦,待会赶快爬过去找他。」樊胜美说完,比赛声音正好响起,四个姑娘赶紧让平平赶快爬。赵启平原先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抬起头时正好看到对面的谭宗明,立刻笑了起来,快速爬过去。他哒哒哒地爬的快,一下就到了终点线,虽然输给隔壁道的季白,但谭宗明不在乎。

他一把把赵启平抱起来,看着他的宝贝笑容满面,用小奶音对自己说:「平平,要亲亲。」谭宗明刻不容缓,对着赵启平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我的平平真棒,得了第二名呢!」「平平棒~」「对,我的平平最棒了!」



第三道,庄季


「陈绍聪,你把小孩抱好啦!」杨羽看陈绍聪动来动去,很怕他把庄恕家的小孩给摔了。

「妳不能怪我,是三儿一直乱动啊~哎呀,三儿你冷静点,别动别动…」陈绍聪很努力想把季白抱紧,但怎么样也办法阻止季白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 「他这叫蓄势待发,陈绍聪,把三儿放下去。」陆晨曦在旁边看不下去,要陈绍聪把季白放到起跑线上。季白一碰到地板,立刻想往前冲,被陆晨曦拦住了。 「祖宗,比赛还没开始呢,省省力气。」

季白没听懂,他眨眨大眼,一股脑地想往前爬,被陈绍聪抓回来,又继续爬,又抓回来,又继续爬,抓回来,继续爬,抓回,爬,抓,爬,抓爬抓爬抓爬…..

好几轮的反覆使得陈绍聪都没要没力了,他最后一次把季白抓回来后,转身让他看着自己。 「三儿,只是稍微离开一下老庄,没必要这么急,知道吗?」季白看了会陈绍聪,学舌道:「几道吗!」说罢又回头,准备往前爬。 「小祖宗啊,算我求你了,比赛还没开始呢!」

庄恕自己站在终点线,看着另一端季白惹得其他三个人手忙脚乱,笑得像馒头人。

小样儿,三儿在家里爬的有多快你们压根儿想像不到。

好不容易,比赛哨音响起,陈绍聪手一放,季白就飞也似的往前爬,跟隔壁道的赵启平旗鼓相当,庄恕在终点线拼命招手,「三儿,三儿快点!加油啊!」很快,季白以零点几秒赢了赵启平,夺得这场比赛的冠军!

「三儿,你真棒!」庄恕把季白抱起来,正想亲亲他的冠军宝宝时,季白以嫌弃的表情对着庄恕,伸着两只小手把他脸推开。

「不要!」季白留下学舌以来最标准的一句话后,从庄恕身上爬下来,又往起点爬去。

庄恕看着他家冠军宝宝丝毫不倦怠地爬过来又爬过去,依旧笑成馒头人。 「三儿说话变标准了呢。不愧是我家三儿,他还得到人生中第一座冠军呢!回家要好好亲亲他。」


第四道,杜方


杜见锋抱着方孟韦,在起点处坐下,嘴里念叨:「没事来这种活动做什么,现在流感这么严重,要万一孟韦被传染了,老子可跟你没完,方大头!」
终点处的方孟敖打了个喷嚏。

前几天方孟敖看到有宝宝爬行比赛的消息,便决定带孟韦来,不过一个人实在不方便,于是邀了杜见锋一起来。虽然他跟杜见锋是见面必吵架的组合,但没办法,谁让自家弟弟跟他最亲。方孟敖怎么样也没想明白为什么。

「孟韦,你会不会冷啊,我给你披件外套好不好?」杜见锋一边说一边翻旁边的包包,打算拿方孟韦的外套出来。方孟韦在杜见锋腿上摇摇晃晃,,「哎呀你别动,要摔了怎么办。」感觉到小孩要掉下去,杜见锋连忙停手,让方孟韦坐安稳了才又继续掏包包。

「哥哥…」方孟韦没见过这么多人的场合,他有点怕,抓着杜见锋的衣摆不肯松手。但是杜见锋没发现方孟韦的害怕,他给小孩儿穿上外套后,比赛便要开始了。

「孟韦,加油,直直的爬去找你的大头哥哥就行了。」哨音响起,杜见锋把方孟韦往起点一放,指着前方说道。方孟韦顺着手势看过去,虽然看到了方孟敖,但是周遭的吵闹声让他感到害怕,傻坐在原地动也不动。杜见锋以为方孟韦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又从包包里掏出方孟韦最爱的玩具,往前奋力一丢,「孟韦,快去,你的玩具在前面,你快爬。 」

方孟韦看到自己的玩具被另一个大头哥哥给丢出去,顿时眼眶通红,一大滴眼泪就这么滴了下来。他一边哭,一边回头看向杜见锋。这下可把杜见锋吓坏了,他不管比赛规则,把方孟韦一把抱起就拍着背安慰。 「孟韦,你别哭,是老子的错,老子不该把你的玩具给丢出去,我跟你道歉,你别哭了,你哭老子可心疼了。」对面的方孟敖看到自家弟弟突然哭也吓了一跳,赶紧回到起点,跟杜见锋一起安慰孟韦。

比赛结束,方孟韦趴在杜见锋的肩上睡着了,眼睫毛上还留有一些眼泪。杜见锋轻拍着方孟韦的背,思考了好一阵子。

「方毛,我突然发现,孟韦一哭我就舍不得,你说,老子这是怎么了?」




第五道,楼诚


明镜抱着明诚,阿香站在一旁提着明镜准备的宝宝必需品。 「阿诚呀,待会你就往明楼跟明台那里爬过去,知道吗?」明镜对明诚轻轻叨念着,明诚看看对他加油打气的大姐,又转头看了看大姐的身边,没看到他最爱的大哥。他觉得有些奇怪,小小声的对明镜说:「哥哥,不见了。」明镜笑笑,「你大哥在对面呢,待会就往那里爬,要加油,大姐知道你可以的!」

比赛开始,明镜把明诚放下来,明诚往前爬了几步,又开始张望,寻找明楼的身影。终点线上只有明台,他正拼命地喊着明诚:「快!快爬过来,你最帅的台哥哥在这里!快过来!」不过明诚并没有听见号称最帅的哥哥那快喊破喉咙的喊声,他试着在茫茫人海中,找那个会让他安心的身影。

明楼方才遇到熟人,晚了几分钟才到终点线,他看到几乎停在起点的明诚,知道他找不到自己心里正慌着。明楼阻止明台的吼叫,朝着明诚的方向不大不小的音量喊了声「阿诚」,明诚立刻转过来,看到明楼时,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一步一步的爬过来。明楼蹲下来,张大双手迎接他的宝贝,等明诚爬过终点第一时间把他抱起来,「对不起啊阿诚,大哥刚刚有事耽搁了。」明楼亲亲明诚的脸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明诚窝在大哥的怀里,特别的安心。

「大哥,我在终点喊了这么久,阿诚都没听到,怎么你一喊他就听见了。」
赛后,明台一脸的不服气,伸手轻轻捏着明诚的脸颊,明明他才是最帅的哥哥。

明楼拍掉明台的手,「阿诚不是听到我的声音。」明楼微笑看着明诚,「我们是心有灵犀。」此时明诚抬头看向明楼,一脸幸福的笑容。对明楼来说,赢不赢不是重点,至少在这场比赛,他知道了一件事。


他是明诚最重要的人,正如同明诚是他最重要的人一样。



-


别场比赛

「哎呀,第三跑道的小飞流,用飞的是违规的!」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