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傳新鮮人

因為不會畫畫所以當寫手(笑)

【多cp】 樓誠棒球隊

樓誠、凌李、譚趙、杜方、庄季(還有誤闖的小明
各cp戲份不一

棒球員AU
一堆私設 所以OOC

盡量避免專業術語了
希望大家能看懂


-


「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楼诚兄弟队的先发阵容。
首先第一棒开路先锋捕手明诚。
二棒三垒手杜见峰。
中心棒次三棒一垒手方孟韦。
四棒中外野手季白。
五棒右外野手赵启平。
六棒左外野手李熏然。
七棒指定打击谭宗明。
八棒游击手庄恕。
九棒二垒手明台。」



1.
明诚慢悠悠地走到打击区,跟主审招呼后,对着对方的当家捕手梁仲春,邪气一笑。


看的梁仲春浑身一抖。


上次比赛明诚也是对他这样笑,赛后明诚对他说:「需不需要我教你如何更有效的引导投手?不用多,三根黄鱼就好。」


说完又是一笑。 「友情价。」




对方的先发投手是难得一见的女投手汪曼春。


想当初,一个漂亮姑娘会跟着打棒球,甚至当投手,全是为了师哥,也就是今天楼诚兄弟队的先发投手明楼,就只为了能跟师哥门当户对。


然而最后,她成了明楼明诚的感情见证者,只要看到明诚请求暂停后上投手丘跟明楼说话时却被亲了一下的画面,汪曼春就难过…



此后,汪曼春化悲愤为力量,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女投手。




2.
打击再一次轮到第二棒的杜见峰。


「轮老子了!老子无论如何都要上垒,再让孟韦送我回来得分!」杜见峰一边大声嚷嚷一边走上打击区。面对汪曼春投来的球,都是猛力挥棒。


「一好球!两好球!三好球!三振出局!」


杜见峰握着球棒,对接下来要打击的方孟韦大喊:「孟韦,对不起!我没有上垒!下次打席老子一定会上垒的!」


教练:? ? ?不应该是跟我说的吗?


方孟韦看似面无表情,但杜见峰知道方孟韦的嘴角上扬了几个角度。


「下次看准球再打,乱挥没用。」
「好的,媳妇儿!」
「谁是你媳妇!」


3.
明董事长带着阿香来到球场,阿香手上拿着明家三兄弟的应援看板,大大的明台字样旁边趴着小小的明楼明诚。


「阿香,轮到明台了吗?」明镜不是很懂棒球,搞不清现在轮到谁了。

「我看看…大小姐,现在正好攻守交换,轮我们守备,大少爷要上场投球,阿诚哥接球,小少爷在二垒那边。」


「这样啊~」明镜直接望向二垒。 「明台!加油呀!」



明楼和明诚一起从休息区出来。两人对看一眼,同时露出一抹微笑。


小少爷明台不耐烦了。

你俩别每次上场都先对看个三十秒行吗?打者都上场了!




4.
这局第一个打者是赵启平,他靠着优异的缠斗能力,让汪曼春投了十几球,可惜最后赵启平击出滚地球,刺杀一垒出局。

下一棒的李熏然,等着赵启平过来告诉他汪曼春的球路该怎么破。只见赵启平慢慢地走向自己。


「赵平平,如何?找到破解的办法…平平?喂!」李熏然眼睁睁的看着赵启平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接着黏到下一棒谭宗明的身上。


「老谭,你抓她的直球打,球速变慢了。」
「嗯,是平平消耗了她的体力,你真棒。」
两人说话间就抱着亲了好几下,也不顾两人都一身汗。



李熏然摇摇头,见色忘友啊赵启平!



身为全队唯一的单身狗明台想哭:教练,我想戴墨镜~





5.
汪曼春正如赵启平所说,她的体力下滑不少,球威没有一开赛时强劲。李熏然和谭宗明,抓到汪曼春的直球,接连安打,攻占一二垒。打击轮到庄恕。

庄恕拿止滑喷雾喷了喷球棒,准备上场。季白从休息室跑出来。 「老庄。」季白凑到庄恕耳边小声说:「抓第一球,她会投滑球。」庄恕点点头,走上打击区。

锵!小白球强劲的穿过二游之间的防线,一路滚到外野。李熏然脚程飞快地跑回本垒得到第一分。后头的谭宗明,提着一口气,努力的连跑三个垒包,得下第二分!庄恕则停在二垒,对着休息区的季白笑。


「三哥,你跟庄恕哥说什么啊?突然就破解汪曼春了。」赵启平一边笑跑得气喘吁吁的老谭一边问季白。


「随口说说,没想到真的猜对了。」季白看了看二垒上一直对自己笑的庄恕。


「笑得真蠢。」




6.
76号队终于攻占上二垒,跑者藤田芳正,打算偷看对方投捕搭档的暗号。回休息区时可以跟队友们说说。
明诚打暗号的动作很小,藤田站在二垒会被明楼彻底挡住视线,只得离垒远一些,正打算看的仔细时,明楼一个回身,藤田反应不及被牵制出局。


藤田回休息区时忿忿不平,「他们暗号看不清楚。」


梁仲春在一旁点头,「嗯,投手会挡住。」


「你俩傻吗?」汪曼春听不下去,指着场上那两个人,恨恨地说:「你们什么时候看到阿诚用手比暗号了!他们用的是脑波!我们都连不上的脑波!懂吗?」



汪曼春说完转身就走,留下傻住的藤田和一脸明了的梁仲春。



「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新颖,够别致。」梁仲春悠悠地说






7.
李熏然有点想不通,身为楼诚兄弟队的当家外野手三帅之一,怎么球迷的应援看板写的内容差这么多。

看看中外野后方


「季白 全垒打」
「三哥 球打这里」
「三哥 记得擦防晒」
「季三哥 最强的黑豹」
「季白 我爱你」



再瞧瞧右外野


「平平 一球击命」
「后启之秀 一棒追平」
「嗲赵 教我打棒球」
「长老 等你撩我」
「飞过大墙 赵启平」



最后再看看左外野


「李熏然球来就打」
「熏然全队最可爱不服憋着」
「然然轰一发 麻辣小龙虾」
「番茄炒蛋了解一下?」
「我有狮子头 然然跟我走」


为什么会差这么多?李熏然扒扒卷毛,想不通。


看了还好饿。


8.
防护员凌远隐约知道为什么,看看休息室里满满一桌的食物,凌远一边想着球队惊人的伙食费,一边从保温袋里拿出特地为李熏然准备的宵夜。

自己做的。
熏然爱吃。

评论

热度(22)